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莫辞醉——我有一双隐形的翅膀,我一定要飞

吻风 看雨 醉月 听音 赏竹 品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梅花志坚顶寒霜,独立严寒笑雪狂,超凡脱俗花枝俏。飞雪迎春胜群芳。比目鱼对独角兽!只有努力我的未来才不是梦?

网易考拉推荐

千江有水千江月  

2008-01-15 20:08:23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千江水映千江月,千江水月共圆缺。千江有水千江月,万里无云万里星。

小说的名字是《千江有水千江月》作者是;萧丽红

里面主人翁的名字叫“贞观”让我想起《贞观长歌》。

节选;一场寂寞凭谁诉;
  算前言,
  总轻负。

  要是从前念着这样的句子,贞观真的只会是流泪;然而她今生所可能有的折转与委屈,在这场情劫里,早已消耗殆尽;她知道大信在澄清他自己,不止是他,他们都是心水混浊时,就不再跨出一步的,然而,这中间的过程,会是多久呢?
  贞观终于掩了房门出来,她要再去教字的地方听经文,她真的必须好起来才行!
  读课的所在,如今改在西墙大院。大抵去的人日多,旧有的位置不够!贞观寻着灯火找来;入夜的山中,有一种说她不出的悄静,更显得寺内的更漏沉沉。
  她到时,才知课已经开始,原来连时间都有变动;贞观夹脚进去,待她定心下来;耳内听到的第一句是:
  "贪苦,嗔苦,痴更苦!"
  象是网儿捞着鱼只,贞观内心一下子的实在起来:
  "世间无有委屈事,人纵不知天心知。"
  "抱屈心生虫,做人不抱屈。"
  "性乃是命地,命不好是性不好。"
  "心是子孙田,子孙不好是心不好。"
  "只知有今生,不知有来生,叫做断见。"
  "闻至道而不悟,至昧至愚。"
  连着二个日、夜,贞观将所读逐一思想。然而她的心印还是浮沉!
  到第三日黄昏,她坐身在从前与银蟾一起的石上,看着殿后的偈语,心中更是窄迫起来。
  怎么会是这样呢?!她变得只是想离开这里;贞观走回禅房,登时收了衣物,且将表嫂托付的包袱寄了尼姑;那尼姑问道:
  "如何就要走了呢?"
  "我来之前,没说要多住,这样家中要挂念的!"
  "如此事情,贫尼也就不留施主;这衣衫自会交予素云姑,施主释念。"
  贞观道谢再三,趁着日落风凉,一人走出寺中;这里到山下,还得四、五十分的脚程,她想:就这样走下去吧,反正山风甚凉!她可以坐那六点半的客运车子。
  走着,走着,她忽地明白刚才那心为何焦躁,原来今天是银丹表妹欲回家乡的日子。伊十天前才从日本飞台北,今天将跟着大舅夫妇回乡里;而她二嫂亦将于明日动身前往美国,她惠安表哥已娶妻、生子;他实践前言,接了寡母去住--
  众人都有了着落,独是大信……她为什么还要念着他呢?
  天逐渐黑了;贞观走经山路,眺着一处处的火烛,耳内忽卷入一首歌谣曲调:

  哥爱断情妹不惊,
  有路不惊无人行;
  枫树落叶不是死,
  等到春天还会生。
  ……

  贞观觉得她整个人都抖颤起来,她小跑着步子,几乎是追赶着那声音:

  --
  日落西山看不见,
  水流东海无回头.

  她终于跑到一处农舍才停;歌是自此穿出,庭前有一老妇坐着乘凉:
  "阿婆--"
  贞观这一近前,才看清楚伊的脸;正是三日前分她茶水的老妇:
  "阿婆……刚才那歌,是你唱的吗?"
  "这--"
  那羞赧有若伊初做新娘……
  "女孩官,你是--"
  "阿婆,三天前我上山去庙寺,阿婆你分我一杯茶水--"
  "原来是你,你拜好佛祖了?"
  "阿婆,我是--方才的歌,是你唱的?"
  "是--啊,你莫笑!"
  "不会,阿婆,这歌极好听--"
  "都不知有几年了;我做小女儿时,就听人哼了……你莫笑啊--坐一下,坐啊!"
  贞观坐了下来,那心依旧激荡不止。
  "阿婆,你再唱一遍,好么?
  "不好,不好,有人我唱不出来--"
  她说到最后,葵扇遮一下嘴,笑了起来;一贞观想着又问:
  "阿婆,那个小男孩呢?就是你孙子--"
  "他啊!他在屋内;把我的针线匣拿去做盒子,养了一大堆蚕!前一阵子,天天都去摘桑叶喂它们,书也不怎么读,唉!这个囝仔!"
  "阿婆,你们只有祖、孙两个?"
  "不止哦,他父母去他外公家;明日就回来;阿通还有个小妹--"
  "阿婆,你声嗓极好,再唱一遍那歌曲--"
  "声喉还行,目睛就差了;昨天扫房间,差一点把阿通的蚕匣子一起丢掉,他都急哭了。"
  "这样就哭?"
  "蚕此时都结茧了啊;他从它们是小蚕开始养起,看着它蜕皮,看着它吐丝……唉,我的两眼就是不好。年轻时哭他阿公过头--"
  "结果呢?有无捡回来!"
  "有啊,也不缺,也不少,可是茧泡包着,也不知摔死没有;他昨晚一晚没吃饭呢!我也是心疼!"
  "……"
  "我今天哄了他一早上,以为囝仔人,一下就好,谁知这下又躲着房内了,我去探探!"
  老妇说着,站身起来,贞观亦跟着站起;此时忽听屋内的孩子叫道:
  "阿嬷,赶紧,赶紧来看!"
  "什么事啊!"
  老妇才走二步,孩子已经从屋内冲出来;他手上握紧匣盒,眼神极亮。
  "阿嬷,它们没死,它们还活着!"
  "你怎么知晓--"
  老妇就身去看,说是:"果然在动,唔,怎么变做白色?它们--"
  孩子喜着接下说道:
  "它们变做蚕蛾了,它们咬破茧泡飞出来!"
  怎样都形容不尽贞观此时的感觉,因为她心中的那块痂皮,是在此时脱落下来--
  孩子原先站的亮处,此时才看到她,忽又有些不自在起来。
  "你还认得我吗?"
  "认得--你是三天前那个阿姨……你要看我的蛾儿吗?"
  "要啊要!"
  贞观近到他身旁,见匣内一只只扑着软翅的蛾儿……她觉得自己的眼眶逐渐湿起;那蛾就是她!她曾经是自缚的蛹,是眼前这十岁孩童的说话与他所饲的蚕只,教得她澈悟--
  老妇想着什么,故意考她孙儿道:
  "阿通,你读到四年级了,你知晓蚕为什么要吐丝、做茧?"
  孩子笑道:
  "知晓啊--蚕做茧,又不是想永远住在里面;它得先包在茧里,化做蛹,然后才是蛾儿,它是为了要化做蛾,飞出来--"
  大信从前与她说过:十岁以前的人,才是真人--她团转了多久的身心,是在这孩童的两句话里安宁下来;怎样的痛苦,怎样的吐丝,怎样的自缚,而终究也只是生命蜕变的过程,它是藉此羽化为蛾,再去续传生命--
  贞观于此,敬首告别道:
  "阿婆,我得走了,我还得去坐车!"
  "都快八点了,山路不好走:你不弃嫌,这儿随便住一晚,明早再走--"
  "没关系,我赶一赶,可以坐到八点半发的尾班车,晚回去,家里不放心!"
  "你说的也对;就叫阿通送你到山下!"
  "不好啊,他还小--"
  "你不知,他这山路,一天跑个十几趟,而且他带你走近路,走到仙草埔等车,只要十分钟--"
  孩子静跟着她出门,一路下山,他都抱着那匣子;贞观望着他,想起自己--贪痴未已,爱嗔太过,以致今日受此倒悬之苦;若不是这十岁童男和他的蚕……
  "阿通,我……真的很感激你--""
  "没有啊!以后你还会来山里玩吗?quot;
  "我会来!"
  候车处的灯光隐隐,贞观又将回到人世间;她在距离山下百余公尺处,停步下来;
  "阿通,车站到了,我自己下去,你也快些回家!"
  "可是,阿嬷叫我送你坐上车!"
  "还有廿分钟车才来,我慢慢下去正好;你早些到家,阿姨也才放心--"
  "好,那我回去了--"
  "你要走好;阿通,谢谢--"
  孩子象兔子一样窜开,一下就不见了身影;贞观抬头又见着月亮:

  千山同一月,
  万户尽皆春;
  千江有水千江月,
  万里无云万里天。

  她要快些回去,故乡的海水,故乡的夜色;她还是那个大家族里,见之人喜的阿贞观--
  所有大信给过她的痛苦,贞观都在这离寺下降脑乱孤飞希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